新浪口罩到香港客户端

70歲老人吐露涉200人婚宴,被隱瞞的行蹤牽出14例密接,河北流調員這樣破“懸案”

70歲老人吐露涉200人婚宴,被隱瞞的行蹤牽出14例密接,河北流調員這樣破“懸案”
2021年01月16日 16:11 新浪口罩到香港綜合

  原標題:70歲老人吐露涉200人婚宴,被隱瞞的行蹤牽出14例密接,河北流調員這樣破“懸案”>>

  來源:河北日報

  “某某,某市某區人,現居住某小區,某月某日經過某處……”疫情期間,我們常常可以看到類似的確診病例活動軌跡通報。

  這些來自疫區最前線的“一手素材”,雖然只有短短几十字,卻能為醫治、消毒、管控、處置等工作環節提供科學參考,迅速斬斷疫情蔓延鏈條,同時也為臨牀救治爭取寶貴時間。

  每一個時間、每一條細節的背後,是現場流調人員日以繼夜的辛苦付出。

  河北此次流調有何特點?怎麼查?難在哪?如何抽絲剝繭?……連日來,河北日報記者採訪河北省疾控中心藁城流調隊隊長回延良,揭開“福爾摩斯”們工作的神祕面紗,看他們怎麼抽絲剝繭解開病毒傳播的迷霧。

  怎麼查?

  ——藉助聊天支付軟件,時間細到幾時幾分,最順利的也要問三四個小時

  1月12日晚上,河北疾控藁城流調隊前往增村鎮南橋寨村,對新報告的陽性病例進行流行病學調查。河北日報通訊員 李錦攝

  “叮鈴鈴……”1月12日晚23時,一陣急促的電話聲劃破夜的寂靜:“某村某某患者確診陽性。”

  自打1月5日進駐藁城開展流調以來,這樣的急匆匆的電話鈴聲每晚都會響起。

  接到通知,流調第一時間開啓。根據提供的聯繫方式撥過去,得知對方正在收拾行李,當晚全村村民要轉運到隔離點。

  “立刻出發,必須把患者攔住!”回延良深知,和病毒“賽跑”必須爭分奪秒,每耽誤一分,傳播風險就高一分。大巴車和隔離點都是密閉空間,如果陽性患者跟隨全村轉運,後果將不堪設想。

  N95口罩、護目鏡、乳膠手套、防護服,做好個人防護,他和隊友迅速趕往現場,不敢有一刻耽擱。

  事實上,考驗流調隊員的,絕不僅僅是速度。

  和記者做採訪、警察做筆錄差不多,現場流調的第一步是:問。軌跡中一句簡單的“某某於某日幾時幾分乘坐多少路公交車”背後,可能是好幾名流調員反覆追問幾個小時的結果。

  “時間精準到每一分鐘都不為過。”回延良舉例説,就比如病例説坐過車,那就要問坐的哪趟車,幾點幾分坐的車,和誰一起,戴沒戴口罩,坐在什麼位置,旁邊有幾個人,在哪裏下的車。因為越精確,就越能警示同時段乘坐同線路的公眾,請他們注意自我監測和防護。

  為了盡力拿到精準信息,回延良和同事們想出了種種提問辦法:到過哪些地方,去過哪個診所,乘坐什麼交通工具,接觸過哪些人,接觸方式和程度等。

  河北疾控中心藁城流調隊隊員在紙上記錄的密密麻麻的信息。河北日報通訊員王美琳攝

  一下回憶十幾天,記不清了怎麼辦?“歷史記錄可以幫助你。”回延良介紹,現在大部分人都使用聊天軟件和支付軟件,我們還可以通過大數據、監控錄像等幫助患者回憶起每天的具體細節,提供更多有價值的信息。

  雖然有新技術助力,但即便是最順利的流調,也要花上三四個小時。經過對這名陽性患者連夜流調,最終確定了5名密切接觸者,這讓回延良深深鬆了一口氣。

  成功鎖定了密切接觸者,回去終於可以休息了吧?

  不!這只是完成了流調工作的第一步。現場流調結束後,回延良和同事們還要連夜撰寫流調報告,因為24小時內要上報中國疾病預防控制信息系統。

  “報告包含患者基本情況、發病經過、生活軌跡等內容,每一個細節都必須詳細嚴謹,寫一份報告至少需要一兩個小時,甚至更多。”回延良説。

  這樣一來,他們加班到凌晨三四點鐘是常有的事。然而不管多晚,第二天早上8時都要做好準備,因為新一天的流調又要開始了。

  難在哪?

  ——農村人口居多,方言溝通有障礙,記憶力差想不起來

  近日,河北疾控藁城流調隊隊員在南橋寨村進行現場流調。河北日報通訊員王偉攝

  從武漢到新發地再到藁城,回延良曾參加多次新冠疫情流調工作。對比以往流調,他認為,此次的主要特點是面對的農村人口居多。

  這給流調工作帶來諸多難題:一些老年人只會説方言,溝通起來困難;年紀大,記憶力差,常會回憶不全;語言表達能力弱,電話流調效果差。每一項難題,都會導致流調工作量成倍增加。

  他們開展流調工作沒多久,就碰到了一個棘手案例。患者A是一位69歲的農村老太太,1月6日發病,被送往定點醫院救治。

  對老太太進行電話流調,由於當地方言晦澀難懂,無論流調員怎樣豎起耳朵聽、提起嗓門喊,一句都聽不懂。

  溝通困難,流調工作一度陷入僵局。這時,一位流調員想出個好主意:找個當地人,給大家當“翻譯”。

  “翻譯”很快到位,話是能聽懂了,可是很快又發現第二個困難——年近70的老人,記憶力已經明顯減退,無論怎樣提示,都想不起幾天前幹了什麼。

  調查又一次陷入僵局。

  怎麼辦?老人想不起來,就擴大流調範圍,請子女等共同生活的人共同幫忙回憶。這招很快見效,從子女那裏問出一個很重要的線索:老人曾於2020年12月28日到本村參加婚宴。

  終於對上了!老太太是在婚宴上被傳染,另有多個確診病例在這次婚宴上有暴露史、接觸史。

  流調人員繼續追蹤,經過大量調查確定,當天共擺了25桌、200多人出席。立即對這些密接人員採取了隔離措施。

  近日,河北疾控藁城流調隊隊長正在撰寫流行病學調查報告。河北日報通訊員温博強攝

  偌大一個飯店,有些人可能離確診患者較遠,為什麼非要全部列入隔離名單?

  “飯店是一個密閉空間,吃飯時大家都會摘掉口罩,還有人不斷流動,所以必須全部進行隔離,嚴防傳播範圍擴大。”回延良解釋,目前,名單上至少已有幾十人確診感染。

  此外,與以往流調相比,此次面對面流調數量明顯增加。

  説起隔離病房內的注意事項,回延良積攢了一大堆“體會”:有些老人身體虛弱聲音小,必須把耳朵貼得近些、再近些。雖然工作萬分火急,但跟患者説話不能太快,他們心理本來就恐慌,對我們是有牴觸的。

  每次進去,一做就是兩三個小時。由於説話多,護目鏡上常常是一層霧氣,一輪調查下來渾身是汗,頭髮濕得像洗過澡。

  為了避免風險,他們不能把紙筆等物品帶出,需要在隔離病區銷燬。那要如何將調查表內容傳出?回延良説,他們會用手機將調查問卷一頁頁拍攝下來,再發回給辦公室的值班同事。

  那麼危險,非得進入隔離病房嗎?

  “進入隔離病房肯定存在風險,但該上的時候還得上。”回延良解釋,通過面對面的交流,能取得他們的信任,更深入地瞭解他們的活動範圍、密切接觸者等情況。截至目前,已進行面對面流調50多次。

  有人隱瞞信息如何破?

  ——講完法律講道理,耗時耗力辨真偽,追查還原傳染“圖譜”

  1月14日,河北疾控中心藁城流調隊員在南橋寨村好運來宴會廳進行溯源。河北日報通訊員郭大偉攝

  流調過程並非一帆風順。不是所有的患者或疑似病例都能密切配合調查,這也給流調工作帶來困難。

  回延良就曾遇到這樣一個案例。

  1月9日,一名大學生確診。電話流調時,大學生自述,2020年12月31日學校放假,打網約車回家後,直到1月3日封村,再也沒有出過門。

  為了弄清患者是從何處染上病毒,流調隊員找了他五六次,梳理他發病前14天的行動軌跡。

  親友、網約車司機、同學、宿舍舍友……流調人員使出渾身解數,對這14天裏他接觸的每一個人逐一排查。

  蹊蹺的是,這些人都沒問題。

  “直覺告訴我們,他一定隱瞞了一些事情。”回延良説,一切只能回到原點,他們重新找到患者。然而,患者始終堅稱,31日放假回家後從未外出。

  無奈之下,流調人員一次次打電話聯繫,對他講完法律講道理:“第一,你是大學生素質比較高,法律規定公民有義務配合調查,隱瞞事實要承擔法律後果。第二,和你接觸的都是家人朋友,如果因為你隱瞞導致更多人被傳染,你一定會後悔的。”

  幾經電話回訪之後,這位大學生終於鬆口了。12月31日回家當晚,曾與大姐、姐夫一家聚餐。1月1日下午,去村子附近營業廳辦理業務,進大廳後與營業員面對面交流,沒有戴口罩。1月2日下午,帶大姐、二姐家孩子去室內游泳池游泳。

  這樁“懸案”最終破解。這位患者與營業廳內的感染源建立了流行病學聯繫。14人作為新增密切接觸者,16人作為次密切接觸者,立即被隔離觀察。

  為了追查這段被“遺忘”的軌跡,回延良和他的隊友打了幾十個電話,電話打到耳朵疼,深更半夜仍在調查記錄……

  1月12日晚上,因為變壓器故障,全樓停電,河北疾控藁城流調隊員們用手機照明,繼續辦公。河北日報通訊員温博強攝

  這位大學生為何要隱瞞自己的行程?回延良分析,可能是因為擔心自己説太多,害怕家人被隔離;或是心理受到了創傷,有些恐慌。

  在流調隊員所調查的人中,還有一些像大學生這樣刻意隱瞞行程的人。他們只能通過各種手段,抽絲剝繭,儘量還原疫情傳染“圖譜”。

  “當我們花很多時間去辨別真偽,就勢必會給流調工作帶來更多困難,給爭分奪秒的防控工作造成損失,甚至可能造成更多人感染。”回延良坦言。

  回延良想借助媒體呼籲:一旦被診斷為新冠肺炎病例或疑似病例,一定要積極配合工作人員開展流行病學調查,準確提供個人基本信息、發病情況等活動軌跡,排查清楚接觸史、暴露史,儘早把疫情控制在最小範圍。

  如何抽絲剝繭?

  ——大膽猜想,小心求證,一步步接近真相,力爭找到關聯

  “破案了!”調查人員一聲興奮的大吼,打破了深夜的寂靜。讓調查人員如此興奮的,是前幾天已經公佈軌跡的一樁“懸案”。

  患者是一名中學生A,身邊沒有確診病例,行動軌跡也非常單一,一直是家和學校兩點一線,始終沒有找到傳染源。

  這樣的流調結果,讓回延良和同事們頗為迷茫。看上去沒有任何機會感染,究竟哪個環節才是真正的“元兇”?然而,尋找傳染源如同“大海撈針”,一時理不出頭緒。

  正當調查人員一籌莫展之際,幾天後一次病例報告“回頭看”,讓案件有了轉機。

  已經公佈過的軌跡,為啥還要“回頭看”?回延良解釋,有空餘時間時,會對軌跡報告進行一次“覆盤”,不放過任何一個疑點、不漏掉任何一個環節。

  在這次“回頭看”中,本村中學生B的確診,開始進入大家的視野。

  原來,梳理到確診病例B時,發現他曾經去過當地一個補習班。回延良心裏一個激靈:“都是學生,A有沒有去過補習班?”

  回延良説:“只有大膽猜想,小心求證,才能一步步接近真相,力爭找到關聯。”

  果然,在進一步調查中發現了這個遺漏的環節——補習班。經過反覆詢問,病例A曾在同一時間段去過補習班。這個信息在初期接受調查時,A並未講述,因為“覺得這是很平常的事情,就沒有專門報告”。

  而就在同一時間段,病例B也在此補習班上課。場所擁擠、空間小、空氣流動不暢,幾乎沒有人戴口罩,這種環境極易造成病毒傳播。

  根據“蛛絲馬跡”,將一個個看似毫不相關的片段,串成一條條緊密相連的鏈條。就這樣,補習班裏的病毒傳染之謎逐步被解開。

  這份流調病例,至此才得以結案。

  河北疾控藁城流調隊隊員們全天在辦公室工作,中午累了就趴桌子上短暫午休。河北日報通訊員温博強攝

  類似這樣的案例還有很多。通過對多個病例疫情報告開展“回頭看”,使原有的密切接觸者從兩三千人增加到了五六千人。

  總結這些疫情調查結果,回延良建議:“一是有疫情高發地區旅行史的人員,需要居家隔離,避免和他人接觸;二是避免前往人員密集場所,在公共場所必須要佩戴口罩,不要聚餐聚會。”

  這些案例只是省疾控中心藁城流調隊流調工作的冰山一角。每一個確診病例和無症狀感染者及密切接觸者身後都可能是一個傳播網,流行病學調查正是發現這個傳播網,斬斷傳播鏈條的第一步。(河北日報記者 周潔)

點擊進入專題:
聚焦河北新冠疫情

責任編輯:鄭亞鵬 SN238

河北新冠肺炎

熱門推薦

新浪熱榜

微博/微信掃碼去APP查看

新浪口罩到香港意見反饋留言板 400-052-0066 歡迎批評指正

違法和不良信息舉報電話:4000520066
舉報郵箱:jubao@vip.sina.com

Copyright © 1996-2021 SINA Corpor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 新浪公司 版權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