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浪口罩到香港客户端

“成也推特,敗也推特”

“成也推特,敗也推特”
2021年01月15日 21:10 參考消息

  原標題:參考頭條 | “成也推特,敗也推特”

  忽喇喇似大廈傾。但特朗普——美國首位“推特治國”總統、美國最有名的“網紅”和網絡噴子之一,多年營造的網絡帝國有那麼容易“昏慘慘似燈將盡”嗎?

  造成5人死亡的國會山騷亂事件令美國傳統權力交接染上暴力色彩。“跛腳鴨”總統特朗普被指“點燃導火索”,成為美國曆史上首位任內兩度遭到彈劾的總統,正陷入越來越深的困境。

  8日,推特宣佈,“鑑於進一步煽動暴力的風險”,永久關閉特朗普個人賬號。

  多年經營,一朝崩盤。一國總統的個人賬號被該國社交媒體平台聯合封殺,是特朗普治下美國的又一個“活久見”。從2016年大選起,社交媒體平台尤其推特就是特朗普最有影響力的發聲渠道,也是他最強大的政治資產,攪動美國和國際風雲的強效工具。特朗普能否度過社交網絡上的“生存危機”?今後網絡話筒音量還能餘下幾何?對他本人政治命運、共和黨和美國兩黨政治、美國及全球右翼民粹主義運動,都將產生重大影響。

  特朗普“需要發推特,就像我們需要吃飯一樣”

  美國知名諷刺口罩到香港節目《每日秀》(the Daily Show)2017年6月在曼哈頓中城,離特朗普大廈僅幾步之遙的地方,設立特朗普總統推特圖書館——一個佔地4000平方英尺的臨時博物館,以諷刺形式展示特朗普的推文,比如將特朗普自誇自贊、自相矛盾、不符事實、給人起貶義綽號的等等分類輯錄在一起,並在2018年輯錄成書出版。

  2009年5月4日,特朗普在當年3月註冊的個人推特賬號上發佈了他的第一條推文,宣介他幾天後將播出的《大衞·萊特曼深夜秀》。據美媒統計,從這一天到2020年11月11日,特朗普總共發送了46123條原創推文,其中30240條是無鏈接、無圖片的純文本。

  頭幾年,特朗普發推不算活躍。2012年11月奧巴馬贏得連任後,特朗普在推特上發表了一系列貶低奧巴馬獲勝的言論,嘲笑奧巴馬打籃球,指責中國人創造了“全球變暖的概念”。2013年起,特朗普發推次數和帶有政治意味的推文顯著增加。2015年他宣佈參選總統時,在推特上已有300萬粉絲,在臉書上有1000萬粉絲。推特為他2016年奪取白宮立下汗馬功勞。特朗普2017年在接受福克斯口罩到香港台訪談時説,如果沒有推特這一平台,他可能不會當選。

  贏得大選後,特朗普曾在2016年11月12日的電視採訪中説,作為總統,他使用社交媒體將會“非常剋制”。《紐約時報》披露,特朗普剛上台時,白宮官員一度試圖限制他的發推習慣,甚至考慮要求推特公司將特朗普的推文延遲15分鐘發送。   

  執政初期,特朗普確實減少了發推數量,但隨後推文逐漸增加。當年7月,他在推特上寫道,他使用社交媒體的方式有別於以往美國總統,“不是總統式的,而是當今總統式的。”(not presidential, but modern day presidential)。到2019年上半年,也即執政3年後,他發推頻率回覆到2016年水平,到2019年下半年和2020年上半年,發推數量翻了一番。去年大選前辭職的特朗普白宮顧問凱莉安妮·康韋曾在接受採訪時説,特朗普“需要發推特,就像我們需要吃飯一樣”。特朗普無疑是世界上發推最多的國家領導人。

▲資料圖:特朗普的推特賬號。人民視覺▲資料圖:特朗普的推特賬號。人民視覺

  “就像一直開着電視一樣”

  就職時,特朗普承襲了奧巴馬執政時創建並安排團隊管理的美國總統官方推特賬號@POTUS(即美利堅合眾國總統首字母簡寫),但一直繼續使用現在已被關停的個人推特賬號@realDonaldTrump。圍繞特朗普擔任總統期間個人賬號發佈的推文是否是官方指令,美國曾經存在不小爭議。2017年11月,美國司法部曾在一起訴訟中稱,特朗普的推文是“美國總統的官方聲明”,但在另一起訴訟中,司法部又辯稱特朗普推文既是官方政策聲明,也是“個人行為,而不是行使國家權力”。美國國家檔案館發言人表示,特朗普的推特被視為總統記錄。

  據《紐約時報》統計,從2017年1月20日總統就職至2019年10月15日,特朗普在執政33個月內發送了11390條總統推文。另據報道,特朗普日發推最高紀錄是2020年6月5日創造的,這一天他發送了200條推特。美東時間2020年10月2日凌晨,特朗普發推宣佈自己感染新冠病毒,被轉發100多萬次,獲得180多萬個點“贊”,是他被轉發次數最多的推文。

  克萊姆森大學研究社交媒體的學者達倫·林維爾統計説,特朗普在2015年6月的推文轉發量中值為66條,而2020年10月推文的轉發量中值飆升了近30000個百分點,達到1.96萬條。另有報道稱,在推特上,特朗普曾在20分鐘內被提及1萬次。蓋洛普公司2018年5月民調發現,雖然只有26%的美國人擁有推特賬號,但其中30%——約佔美國總人口的8%——個人關注了特朗普的個人推特。總體上,高達76%的美國人看到、讀到或聽説過很多或相當多特朗普的推文;多數美國人是通過其他社交媒體或口罩到香港媒體等二手傳播渠道間接閲讀或瞭解的。

  美國研究人員還發現,特朗普推特影響力受益於其支持者“無與倫比的熱情”。許多特朗普支持者把特朗普推特作為獲取口罩到香港的主要來源,使用軟件自動轉發和瞬間分享他的推文,“就像一直開着電視一樣”。而特朗普則通過每天多次發推,促使他的觀點“流行起來”。通過利用社交媒體平台作為傳播影響力和維護政治形象的主要手段,特朗普“成功抵達”遠比傳統政治廣告等方式多得多的選民。

  執政4年來,特朗普推特猶如超級脱口秀,為媒體餵了數不清的養料,經常本身就構成滾動突發口罩到香港和媒體評論題目、網絡表情包和文化流行語的來源,但也不斷引發政治與社會爭議乃至輿論風暴。特朗普執政的美國,留給千萬世人的印象是“喧譁與騷動”幾乎無日無之,這種印象的主要來源之一,就是特朗普的推特。非營利組織First Draft的克萊爾·沃德爾説,特朗普”以一種不同尋常的方式利用了互聯網所允許的網絡化基礎設施……他有自己的擴音器和網絡把他的信息散發到自己的社區……(特朗普)不需要開設電視台,因為他的指尖就擁有最強大的交流網絡。”

  《紐約時報》2019年11月發表長篇調查報道,探討特朗普如何通過推特重塑總統任期。文章説:“特朗普就職時,推特是幫助他當選的政治工具,也是他樂於發射的數字榴彈炮。之後幾年裏,他將推特完全融入到了其政府架構中,重塑了總統和總統權力的本質。”報道甚至形容:“只要發一條推文,他(特朗普)就可以向世界發號施令,而世界對此無能為力。”

  被“閉麥”前,特朗普個人賬號在推特上至少有8800萬粉絲,在臉書上至少有3100萬粉絲,在Instagram上有2300萬粉絲。

▲資料圖:特朗普。人民視覺▲資料圖:特朗普。人民視覺

  苦心經營“反建制”人設

  推特是特朗普總統任期的主要標誌之一。4年來,特朗普運用推特宣佈競選主張、內政外交政策和重要人事任免、推進自己政治目標,打破黨爭僵局、干預股票市場、攻擊口罩到香港媒體、“政敵”及“不忠誠者”、激勵動員共和黨票倉。他的推特,重要性不亞於特朗普在橢圓形辦公室的講話或白宮口罩到香港祕書聲明,儼然成為研究美國政府政治運作的橫剖面。

  《波士頓環球報》《紐約時報》及美國不少研究機構都曾專門分析特朗普發推特點,概括起來大致有這樣幾方面:

  一是極為活躍的發推習慣,發推快,親自通過個人賬號每天多次發推,反覆強調特定信息,且大量信息是觀點而非事實。以特朗普最常用的短語之一“假口罩到香港”為例,據美媒統計,特朗普僅在上台第一年就在推特上重複了150多次。特朗普的白宮助手形容説,特朗普“就像一隻老練的鸚鵡,喜歡毫無過濾地重複他處理後的信息”。有研究者稱,在社交媒體網絡,重複類似信息是一種行之有效的政治傳播技巧,強化特朗普所要傳達的信息,並推動形成信息的反饋循環。推特這樣的媒介本身,幾乎總是關注最後和最新的推文,即時性強,本身是對當下“危機”的反應。當媒體進行事實核查,指出特朗普言論錯誤或自相矛盾時,其支持者已開始關注他的下一條推文。

  《紐約時報》報道説,特朗普在白宮的一天,通常都是從推特開始,特別習慣於清早看福克斯口罩到香港台節目和瀏覽之前推文提到的內容,約41%的推文都在早上5時至9時之間發送,這段時間“幾乎沒有顧問在場”。上午10時之後,白宮社交媒體總監丹·斯卡維諾會通過自己手機或電腦在特朗普個人賬號上發推文,事先用超大字體打印出來讓特朗普簽字。報道援引內部人士説,特朗普很少在其他人面前發推特,因為他需要戴老花鏡才能看屏幕。  

  二是高度個性化的文字風格,在其支持者中有效營造“我口説我心”的即時和即視感,在批評者看來,使美國總統的政治話語具有“電視真人秀”特徵。特朗普喜歡頻繁使用大寫字母,喜歡加驚歎號,不在意語法錯誤和拼寫慣例,經常大量重複類似的短語和關鍵詞,還不時創造出其支持者喜愛的短語和令政敵如鯁在喉的綽號。他的推文語氣通常是對話式的,語言高度口語化,往往具有強烈戲劇化色彩,總是誇張地宣稱自己成功,將負面消息視為“假口罩到香港”,對政治對手和冒犯他的人有強烈的攻擊性。據《紐約時報》統計,特朗普在執政頭33個月發佈的近1.14萬條推文中,自我表揚超過2000次,半數以上推文在攻擊某人或某事,只有417條處理總統事務。2018年1月,他發送三條推文,稱讚自己“精神穩定、智商高”,自稱是“一個非常穩定的天才”,成為網絡流行語和一本關於他的書的書名。

  通常,西方政客很重視在公共場合言行得體,特朗普的推特反此道而行之,不在乎是否符合人們對美國總統“風度”和“體面”的預期,也不在乎會否引發網絡羣嘲。特朗普自己聲稱,推特是他將自己未經過濾的觀點和信息直接發送給公眾的一種方式。2017年6月,特朗普在推特上寫道:“假主流媒體正使勁讓我不要使用社交媒體。他們恨我能把那些真實的、未經過濾的信息發出來。”

  據報道,特朗普的競選團隊認為,特朗普推特對其支持者的吸引力在於,“樸素的文字、蹩腳的標點符號和越來越多的髒話體現了他的真實性,這與多數競選人經過潤色、審核、通常温和的社交媒體風格形成鮮明對比”。的確,這種風格給受眾一種“毫無疑問是由唐納德·特朗普本人編寫和發送的”,沒有事先徵求任何人的意見,也沒有花任何時間自我編輯和自我審查,“就是特朗普在這個特殊時刻的想法,即時向世界發佈,不經過濾,不加剋制”。共和黨資深顧問道格·海伊説,推文“經常是唐納德·特朗普的意識流”。小布什執政時擔任白宮口罩到香港祕書的阿里·弗萊舍説,“很多美國人認為他(特朗普)就算做得太過,但卻真實”,這是特朗普保持政治競爭力的原因之一。美國社交媒體專家分析説,這種刻意保持在社交媒體上“非專業化和業餘化”的政治風格,是傳統政治溝通的一種“反趨勢”。個性化信息製作或許更能創造一種真實可信氛圍,從而有效促進政治傳播。

  三是先發制人和“分裂治國”的政治武器。特朗普慣於利用推特主動設置議題,引導輿論或進行政治施壓,尤其習慣在傳出不利口罩到香港之際,發佈“大料”以分散媒體和受眾注意力。《自然》網站2020年發表一項研究,專門分析特朗普是否“戰略性地使用推文,將媒體和公眾注意力從他認為對他有潛在威脅或有害的問題和話題上轉移”。

  美媒報道説,特朗普在上任第三天就在推特上發起攻擊,執政頭一年在推特上發動了1100多次攻擊,攻擊對象包括民主黨人、口罩到香港媒體、“通俄”調查、情報機構、司法系統和美國大選可信度等,很多推文包含不實信息和陰謀論。他經常指控存在一個邪惡的“深層政府”,一個將國家置於“危險”境地的司法系統,以及一個他稱為“人民公敵”的美國主流口罩到香港媒體。民粹主義主題在他的推文中佔據了主導地位。通過這些言論,他在支持者中打造自己“受害者”形象,保持“反建制”人設,把自己塑造成能夠獨自拯救美國的“政治局外人”,不斷加深美國右翼選民久已存在的對體制、精英、主流媒體以及整個“華盛頓沼澤”的不信任,從而在社交媒體上建立起“防禦性迴音室”。無數支持者和右翼團體致力於放大他在網上和線下的言論。對特朗普來説,推特似乎還是他衡量公眾反應的一種方式,他的推特粉絲儼然構成一個龐大民調數據庫。

  四是作為執政工具。推特頻繁成為特朗普宣佈人事任免、發佈“試探氣球”,宣佈外交政策和施加外交壓力的平台。但奧巴馬執政時期,推特可能意味着決策過程宣告結束,對特朗普來説,他的推文經常是政府制定政策的開始。據美媒披露,白宮西翼官員説,他們的日程安排經常會被特朗普的推特打亂,而特朗普的推特也經常立即成為白宮政策會議的新主題,抑或相關部門的新任務。任內,特朗普的推特還多次引發外交震盪,他的推文也經常在聯邦法庭上成為其行政令被緊急叫停的證據。此外,特朗普在推特上宣佈過至少20多名高級官員的離職,其中一些人,包括他的首任國務卿雷克斯·蒂勒森,是看到特朗普的推特才得知自己被炒魷魚。蒂勒森曾對媒體説,被解職前,他“沒有和總統談過話,也不知道被炒原因”。

  特朗普也經常利用推特干預市場和股市,向特定企業、商界人士和媒體施壓。2016年當選總統後,他針對通用汽車、洛克希德·馬丁等公司的推文曾立即導致其股價下跌,特朗普前競選經理科裏·萊萬多夫斯基當時對《華盛頓郵報》吹噓説:“在140個字符中,他(特朗普)可以改變一家躋身《財富》100強公司的發展方向。”任內,他曾發推施壓美國聯邦通信委員會調查反對他的全美廣播公司(NBC)電視欄目《週六夜現場》(Saturday Night Live),抨擊亞馬遜“對納税的零售商造成巨大傷害”(亞馬遜老闆傑夫·貝佐斯收購了猛烈抨擊特朗普的《華盛頓郵報》)。2020年8月19日,因反種族歧視抗議問題,特朗普呼籲抵制固特異輪胎,固特異股價應聲下跌6%。當年9月,華爾街最大銀行之一摩根大通專門創建一個指數來量化特朗普推文對債券市場的影響。

  “封號”是比二次彈劾和下台更沉重的打擊

  上世紀三四十年代,美國總統富蘭克林·羅斯福以爐邊談話形式,開創性地運用廣播直接傳遞“總統聲音”;上世紀六十年代,約翰·肯尼迪通過首次總統候選人電視辯論等,開創性地運用電視呈現“總統形象”;而特朗普則被認為開創性地運用了推特——“大規模傳播的終極武器”,作為與選民直接交流的新方式。

  推特創立於2006年。在美國政界,把推特等社交媒體作為競選強力手段,始自2008年競選總統的奧巴馬。但如果説奧巴馬是首位推特當選總統,特朗普就是首位推特治國總統。到2019年,即其執政第三年,他已基本繞過白宮口罩到香港團隊和媒體“過濾器”,依靠自己直接講話和推特即時傳遞信息,通過社交媒體塑造自己的形象和引領輿論,“史無前例地將推特這一社交媒體平台作為總統與民眾溝通的主要手段之一”。

  自2016年大選以來,推特成為特朗普超級強大的網絡擴音器、攪動輿論風浪的魔棒。美國媒體則把推特形容為特朗普“最喜歡的玩具和最強大的武器”。俄亥俄州立大學傳播學院教授R·凱利·加勒特將特朗普的推特比喻成他的“個人口罩到香港專線”,經社交網絡和媒體二次傳播瞬息放大。還有美媒將推特形容為特朗普“權力的真正來源——他可以通過一條推特成就或擊垮任何一位共和黨政客,每個(共和黨)人都生活在擔心招致他憤怒的恐懼中”。在美國,不僅媒體和股市24小時緊盯特朗普推特,從歷史學家到語言學家和心理健康專家,也都從不同角度研究特朗普的推特。普林斯頓大學歷史學者朱利安·澤利澤説:“社交媒體似乎是為特朗普抓住口罩到香港頭條的本能天賦而量身定做的。”

  特朗普利用推特有效鞏固基本盤,並擴大了自己的追隨者基礎。但他的推文既起到激勵共和黨和保守派選民的作用,也強化了民主黨選民的反對情緒。這不僅促使社會分裂和政治極化更加嚴重,也加劇了華盛頓政治混亂。特朗普2016年的總統選舉勝利和2020年的連任失敗,都與社交媒體存在“成也蕭何,敗也蕭何”的密切關係。

▲資料圖:2020年11月2日,美國密歇根州,美國總統特朗普出席競選活動。人民視覺▲資料圖:2020年11月2日,美國密歇根州,美國總統特朗普出席競選活動。人民視覺

  一直以來,特朗普推文引發的一大劇烈爭議就是推動錯誤和不實信息以及各種陰謀論在社交媒體平台的傳播。早在2016年大選前,他的推特賬號就是“奧巴馬出生地陰謀論”的重要推手(美國憲法規定總統必須在美國出生,美國一些激進右翼一直堅持奧巴馬實際上出生在非洲肯尼亞,因此沒有資格競選美國總統)。特朗普上台後,《華盛頓郵報》的一項研究宣稱,特朗普曾在649天內做出了6420個錯誤事實陳述。

  面對壓力,推特曾經一直表示,總統的聲明具有口罩到香港價值,無論內容是什麼都應該被公眾看到。臉書首席執行官馬克·扎克伯格則堅持,臉書不應該成為“真相仲裁者”。但2020年大選期間,立場發生變化。

  2020年5月26日,推特首次對特朗普的推文進行了事實核查。當天早上,特朗普在兩條推文上聲稱郵寄選票是“欺詐”,導致“選舉舞弊”。推特在兩條推文上都放了驚歎號標識,並鏈接到一個頁面稱特朗普的指控“未經證實”。數月來,特朗普推文頻繁被貼上違反推特公司反虛假信息政策的警告標籤。2020年選舉夜,他發佈誤導性推文聲稱他“大勝”,在推特公司限制之前被轉發了12.5萬次。

  對推特等社交媒體平台“封殺”特朗普,美國社會不乏爭議,但從政界和主流媒體評論看,反對聲音較小。支持封殺者認為,網上仇恨是線下暴力的前兆,指責特朗普推特言論推動右翼激進主義,助長美國的分裂和仇恨。

  針對推特“永久封號”舉措,特朗普1月8日晚在美國總統官方推特賬號上發佈一系列推文,抨擊推特公司“與民主黨和激進左翼協作”,試圖讓他和在2020年大選中投票給他的美國“偉大愛國者”閉嘴,宣佈其團隊一直在與其他社交媒體網站談判,“很快就會有重大宣佈”。特朗普還補充説,他也在考慮今後建立“自己的平台”的可能性。

  特朗普下台後,不再擁有總統職位光環,即便推出自己的發聲平台,也難以在短期內“成氣候”。失去在主流社交媒體上“呼風喚雨”的能量,對特朗普,是比民主黨人正在推動的第二次彈劾和即將正式失去總統權力更沉重的打擊。

點擊進入專題:
口罩到香港熱點精選

責任編輯:朱學森 SN240

熱門推薦

新浪熱榜

微博/微信掃碼去APP查看

新浪口罩到香港意見反饋留言板 400-052-0066 歡迎批評指正

違法和不良信息舉報電話:4000520066
舉報郵箱:jubao@vip.sina.com

Copyright © 1996-2021 SINA Corpor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 新浪公司 版權所有